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永昌十二年

作品:富贵盈香|作者:茴音|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7-22 23:15:30|下载:富贵盈香TXT下载
  永昌十二年。

  烈日炙烤,流金铄石,高热之下,大地寸寸龟裂。

  大宁境内,幅员百万里的山河陷入久旱之中。其中,又以“天下粮仓”之称的济北、济中两州,旱情尤甚。

  济北刺史沈晏沣加固城防,上表陈情,乞朝廷赈灾抚民,以活一州百姓。然,数月过去,并无一粒米粮、哪怕一丝音信回来。

  天灾人不为,一时间百姓流离失所,无数人暴尸荒野,更有甚者,已经揭竿而起。

  时令由春至夏转秋,旱情毫无缓解。

  往年的百草衰竭、叶落知秋,全然不见了。能吃的树根树皮,甚至观音土都被挖得一干二净,济北州内河竭湖干,眼看凛冬将至,谁都知道,后续的日子会越来越难熬。

  灾难中的济北州,好比海上孤舟,四方无援、摇摇欲坠。

  九月廿五,气肃霜降,冷风嘶鸣。

  是夜,原兵曹参军、现叛军首领袁贲,率领一万余难民组成的义军,披坚执锐、兵临城下。昔日他负责管理的物资、兵械,甚至军队,全部成了今时造反的依仗。

  沈晏沣固守城池严阵以待,拒不投降。

  双方僵持不下,终究兵戎相见。

  怒吼的风声冲破了双方的喊杀声,天空中“咔嚓”一响,忽而打了个惊雷。

  攻守双方,都有片刻的呆愣。

  等了半年的雨,就这么来了?有雨有水,就有命活,如此,是不是就不用打了?

  宁做太平狗,莫为乱世人,义军中最多的便是流窜的难民,极少数才是原本跟着袁贲出头的兵卒。对大多数义军而言,哪怕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谁愿意参与谋反?之前打,也不过是听说刺史府中有粮有水,打仗才有命活罢了。

  袁贲冷哼一声,敦促从者速速攻城,他与别人不同。开弓没有回头箭,自他拥兵自立的那刻起,他已经没了退路。天下已乱,除了自己,谁都指望不上。若眼下能一举占领济北州,便可以此为据点,进而拿下济中。

  拿下济中,才有筹码,与那人继续周旋。

  若是拿不下,那他一家老小也不用活了。

  又是一道惊雷,又沉又闷,还带出许多雨来。

  真的下雨了。

  城头上有人欢呼,战斗却仍在继续。

  雨越下越大,绵绵密密如同断线玉珠,不过片刻,竟转为瓢泼大雨。

  像是要把过去半年多的雨水一起补足,像是有人拿着水瓢在众人头顶泼水,疾风迅雨之下,水流迅速汇集,及至夜半,城北郊外干涸日久的晓月湖已经被注满了一半。

  城中但凡还有口气的百姓莫不欢欣鼓舞,抱头痛哭,却在这时,城门出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惊慌的叫嚷声,他们知道,是济阳城被攻破了。

  百姓开始四散逃窜。

  一个消瘦的妇人,鬓发滴水,麻衣湿透,混在皮包骨的百姓之中倒也不显得突兀。

  可她手里还牵着一个女童,怀里更是怀抱了一个幼儿。

  幼儿的襁褓露出一角,懂行的一眼便可瞧出那是最柔软的素平纱,产自云州松江县,能用得起用得了这等面料给一个孩子做襁褓的,在这济北州内能有几人?何况她手中牵着的女童虽然看不清脸,穿得也破烂,但却没有半分瘦弱之态。

  历经半年多的旱灾,能这般光鲜,身上有肉的,又有几个?

  那妇人似乎也察觉到不妥,渐渐与人群拉开了距离,索性其他人都疲于奔命,即便有人察觉他们的不同也懒得深究。

  用着富商巨贾亦不能用的素平纱做婴儿襁褓,那一行三人的身份,路遇众人已经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时候逃命最要紧。

  身后充斥着义军的冲杀掳掠声,间或夹杂着几声悲鸣,叫人更添仓惶……

  “城破了!”

  “城破了!沈刺史和夫人,殉城而亡了!”

  那妇人吓得一个趔趄,脚下一滑,险些栽到在地。刚出生的婴儿似有所感,发出一声轻微的啼哭,那个女童却懵懵懂懂不喜不悲,任由妇人拉着前行。

  雨越下越大,天蒙昧泛白,就是不见亮。

  妇人带着两个孩子连喘带跑,匆匆忙忙穿过了出城的密道,直到看见眼前的一汪湖水,才反应过来,自己慌不择路之下,竟然跑到了晓月湖。

  雨水如注,啪嗒啪塔的砸在湖面上,形成一个比一个比婴儿拳头还要大的水泡。

  妇人哀嚎一声,她都大半年没有见过晓月湖了,这雨来势汹汹,怕是用不了多久整个湖就会被填满了。

  老天爷是真不想给人活路啊!

  久旱之后,霜降之时,竟然忽降暴雨。旱灾算是缓解了,可眼看又迎来了水患。

  哀嚎声、哭泣声、逃窜声,渐渐远了;晓月湖的水位还在升高。

  妇人舔着唇,吸着脸上的雨水,脚步始终不敢停,比起其他百姓,她还有些力气。因着襁褓中这个婴孩的出生,刺史府将仅有的泰半存粮都留给了她。可这些力气也不足以支撑太久,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一阵冷风吹来如同刺骨的小刀,她立时就是一个哆嗦。

  “呼哧呼哧……”妇人听到自己的喘气声越来越粗,身后的喊杀声不见了,但似乎又有什么声音逼近了,若非她耳力极佳怕是也听不到,只是隔着重重雨幕,即便听到也不甚清楚。

  怀里的孩子传出如同猫叫般的哼唧声,妇人一个哆嗦,煞白的脸上泛起了青。她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了——是马蹄声!

  定然是有人去叛军那里告发了自己!杀千刀的!

  可她跑不动了,何况她还带着两个累赘。

  怎么办?

  她停下,女童跟着停下,妇人低头,看着自己牵着的女童:一张脸被雨水打湿,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头皮,一双眼睛又亮又大,眼仁儿更乌黑饱满,可这样一双眼睛却没有半分神采,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壳子。

  空有美丽,却无神魂。

  她已经十岁了,长得倒是不矮。

  之前,她一直被那位刺史爹护得严严实实,自己是就想见一面都难,如今,她的手她的命,都紧紧的攥在了自己的手里。这种感觉……

  妇人一动不动,努力找着理由,寻常年月,自己定是将她好好的供着,可如今……这个傻子除了拖累自己和亲弟弟活命,还能做什么?

  襁褓中传出的声响越来越小,妇人的脚像是灌了铅。

  一道闪电咔嚓而下,将妇人脸上的挣扎犹豫照的分毫毕现。

  她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像是抱紧了自己最后的良知,然而,渐渐的,她的心跳声盖过了喘气声,最终归于平静。

  那妇人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柔和:“姑娘,对不住了,为了你弟弟能活命,桂娘只能如此了……你要怪,就怪这个世道吧!”

  世道对女人向来不如男人。

  要不然,一个月前,她也不至于亲手溺死亲生女儿。没有经历过生死,没有体会过大灾,谁都可以笑眯眯的做个闲散好人,可一旦灾难降临,好人是活不久的。世上也就没有了好人。

  雨势不减,晓月湖眼看就要满溢出来,自称桂娘的妇人伸出五指,在那女童眼前比了比,女童眼睛都不眨一下。

  见状,桂娘将心一横,运起力气,一把将女童推进湖中。

  若是留着被后面的义军捉住,怕是生不如死,倒不如这样一了百了。

  世人最是重视男嗣,听说沈大人是京中侯府的人,只要自己逃过这群义军的追堵,凭着夫人那里得来的印信和赏赐,定然能找个安身立命的好去处,后半生衣食无忧。

  不再迟疑。

  “噗通”一声,女童小小的身躯掉入湖中,只留下一圈圈漾开的水花,那一点儿声响很快便淹没在雨中。

  桂娘紧了紧襁褓,转身冲进雨幕之中,将整个晓月湖抛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