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01章 棘手案件

作品:谍踪|作者:成微澜|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1-17 23:15:33|下载:谍踪TXT下载
  1936年2月15日,杭城,太平坊22号,浙江省会警察局的会议室。

  “三天,整整三天了!全局上下两千多号人马,竟然没有一个人找到哪怕一丝曹家祠堂抢劫杀人案的线索!”局长周凤山手掌把桌子拍得“砰砰”响,“老子每年的上百万元经费,难道都花在狗身上了?”

  也无怪乎周凤山大发雷霆,实在是这件事情让他太难堪了。

  三天前,第二分局辖区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曹家祠堂的看门人被杀,十几块镶嵌了金箔的祖宗牌位被盗。

  曹家祠堂是民政厅副厅长曹火旺的祖祠。

  按照当时的体制,浙江省会警察局隶属于浙江民政厅管辖。省会警察局的经费和给养,每月都要经过这位曹副厅长的审核和拨付。

  现在曹副厅长的祖宗牌位被盗,看门人被杀,周凤山又岂敢怠慢?他亲自坐镇,把局里所有的破案老手都抽调过来,同时把全局两千多号员警都放出去,倾全局之力来侦办此案。

  可是谁又能够想到,三天时间都过去了,七八名破案老手加两千多名员警,竟然都一无所获。

  而曹火旺那边,每天都打几个电话过来询问案件的进展。开始两天曹副厅长还客客气气的,可是到了第三天,听说案件还是毫无进展,曹副厅长终于按捺不住怒火,在电话里直接对周凤山骂娘!

  周凤山自然是理解曹火旺的心情,因为时间拖得越久,曹家祖宗牌位被销毁的可能性就越大。

  但是理解归理解,作为浙江警界的头号人物,周凤山还是第一次被人指名道姓的骂娘偏偏又无法反驳。

  所以放下电话,周凤山立刻把局里的头头脑脑还有七八名破案专家都召集到会议室,直接发飙。

  会议室的人一片沉默,大家都低着头,谁也不敢去面对周凤山的怒火。

  这下周凤山就更恼怒了,“你们都是死人不成?倒是说句话啊!信不信把老子逼急了,把你们身上的狗皮统统地都给扒下来?”

  这话一出,刚刚从南京赶回来的督察长杜成虎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倒不是怕自己身上的皮被扒掉,而是知道自己的老上司周凤山是真急了眼了。

  “局座,”杜成虎开口道,“我觉得要想侦破这个案子,必须请一个人出马。”

  “谁?”周凤山精神一震,目光紧紧盯着杜成虎。

  “林江北!”杜成虎一字一顿地回答道。

  “林江北?”周凤山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偏偏一下子想不起来。

  “就是咱们浙警正科四期毕业,目前在中央警察研究所特种警察训练班甲班第六期受训的林江北。”杜成虎小声提醒道。

  除了省会警察局局长之外,周凤山还有一个职务,就是浙江警官学校的校长。而杜成虎到警察局督察处担任督察长之前,则是警校担任教务处主任。

  林江北是浙警正科四期七十九名学员之中唯一一名取得全部科目优等成绩的学员,因其成绩出色,被推荐进了中央警察研究所,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力行社情报处杭州特种警察训练班甲班第六期去学习。

  作为警校校长,周凤山自然也听说过林江北这名优等生的名字。只是他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警察局这边,对林江北的印象自然没有当时亲自主持教务工作的杜成虎深刻。这时经杜成虎这么一提醒,自然就想起来了。

  “原来是他啊?”周凤山想是想起来了,只是心里还充满了疑惑,“局里这么多破案老手都不行,他一个只有理论经验的学生,即使是成绩再优秀,能行吗?”

  “局座,”杜成虎说道,“在警校担任犯罪搜查学的日本教官山田一隆,您还记得吗?”

  “你是说在日本东京警视厅担任过厅长的山田一隆吗?我怎么会不记得?当初为了请他过来教授犯罪搜查学,咱们警校可是花了天价的!可惜他去年坚持要回国。不然这件案子找他出马……”

  说到这里,周凤山不由得重重地一叹,话语中充满了愤懑和遗憾。

  “山田一隆回国前,我陪他吃了一顿饭。”杜成虎说道,“在饭桌上,提起林江北时,山田一隆赞不绝口。说林江北是罕见的刑侦天才,在犯罪搜查学方面的造诣远超于他。他之所以辞掉警校的教官坚持要回国,就是因为他面对林江北时常常会涌起一种教无可教的无力感!”

  “啊?竟然还有这等事情?林江北果然如此厉害吗?”周凤山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不仅仅是山田一隆,咱们警校的教官谁提起林江北,不说他是百年难见的妖孽啊?”杜成虎摇头苦笑,“毛咸教授你知道吧?堂堂的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的外科教授,到咱们警校来兼任法医教官,也震撼于林江北在法医学方面的天赋,说是单凭林江北一个人,至少可以推动民国法医水平前进二十年。”

  “既然林江北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早点向我推荐?”周凤山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局座,我这不是刚从南京赶回来嘛?”杜成虎无奈地摊了摊手,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再说,我也没有想到,局里这么多破案老手,竟然……”

  “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周凤山摆了摆手,“你现在立刻跟我一起动身,去把林江北给请过来!”

  *************

  杭城,上仓桥,浙江警官学校。

  一间明亮的教室内,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教官站在讲台上,手里举着一幅速绘人像,对台下三十多名学员大发雷霆。

  “你们看看人家林江北,是什么水平?寥寥几笔,就把人物惟妙惟肖的勾勒出来了。再看看你们,画的是什么狗屎?倘若凭借你们的画像去找日谍、去找嫌犯,恐怕把抓捕人员都累死,也抓不到人影吧?”

  台下的三十多名学员被骂的面红耳赤却不敢做声。

  虽然自从他们进了情报处杭州甲种特警训练班之后,就成了情报处的正式特工人员,但是却无人敢在这个叫梁鼎铭的中年教官面前放肆。

  因为梁鼎铭是与徐悲鸿齐名、并称画马四杰的大画家,深受领袖器重。连情报处处长段逸农见了梁鼎铭都恭敬有加,相比之下,他们这些刚刚加入情报处的小卒有算得了什么。

  与此同时,坐在前排左边第二个学员却暗自苦笑不已。

  梁教官在绘画方面堪称当世大家,可是在做人的情商方面却有点低。这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吗?

  这个学员就是梁鼎铭手中速绘人像的作者林江北,河南洛城人。

  上一世的时候,林江北本是天中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一名年轻有为的主检法医师,优秀党员,却莫名其妙地就穿越到民国,成为浙江警官学校正科第四期学生。然后又因为全科俱优的成绩,被推荐进入情报处杭城特训班受训,同时也成为了情报处的正式成员。

  从上一世的优秀党员到这一世的情报处特工,跨度实在是太大。可是对林江北来说,却由不得他选择。

  因为浙江警官学校本身就在情报处的控制之下。除了情报处处长段逸农亲自在浙警担任政治特派员外,上至浙警校长周凤山,中至特派员办公室书记长、教务处主任、训练处主任,下至警校各队队长、政治指导员,全部都是段逸农从情报处选派过来的人马。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情报处看上浙警某一个学生,打算让他成为情报处的正式成员,是由不得他拒绝的!

  好在林江北经过了上一世的历练,知道无论是情报处还是党务处,都有不少地下党的成员。所谓身在曹营心在汉,既然那些地下党老前辈可以做到,没有道理轮到他了就做不到。